去購物車結算

古倉閣普洱茶

古代茶具發展

2007-3-5 23:19:46 古倉閣

茶具,是我國古代茶文化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,討論茶具史的興衰,也可以看到茶文化的曆史背景,中國古代茶具也有其本身獨到的發展過程,從中還可以看到陶瓷制造的藝術造諧。

  古代茶具的概念及其種類   

  茶具,古代亦稱茶器或茗器。“茶具”一詞最早在漢代已出現。據西漢辭賦家王褒《憧約》有“烹茶盡具,酺已蓋藏”之說,這是我國最早提到“茶具”的一條史料,到唐代,“茶具”一詞在唐詩裏觸處可見,諸如唐詩人陸龜蒙《零陵總記》說:“客至不限匝數,競日執持茶器。”白居易《睡後茶興憶楊同州詩》“此處置繩床,旁邊洗茶器。”唐代文學家皮日休《褚家林亭詩》有“蕭疏桂影移茶具”之語,宋、元、明幾個朝代,“茶具”一詞在各種書籍中都可以看到,如《宋史·禮志》載:“皇帝禦紫哀殿,六參官起居北使……是日賜茶器名果”宋代皇帝將“茶器”作爲賜品,可見宋代“茶具”十分名貴,北宋畫家文同有“惟攜茶具賞幽絕”的詩句。南宋詩人翁卷寫有“一軸黃庭看不厭,詩囊茶器每隨身。”的名句,元畫家王冕《吹蕭出峽圖詩》有“酒壺茶具船上頭。”明初號稱“吳中四傑”的畫家徐責一天夜晚邀友人品茗對飲時,他趁興寫道:“茶器晚猶設,歌壺醒不敲。”不難看出,無論是唐宋詩人,還是元明畫家,他們筆下經常可以讀到“茶具”詩句。說明茶具是茶文化不可分割的重要部分。   

  現代人所說的“茶具”。主要指茶壺、茶杯這類飲茶器具。事實上現代茶具的種類是屈指可數的。但是古代“茶具”的概念似乎指更大的範圍。按唐文學家皮日休《茶具十詠》中所列出的茶具種類有“茶塢、茶人、茶筍、茶籝、茶舍、茶竈、茶焙、茶鼎、茶瓯、煮茶。”其中“茶塢”是指種茶的凹地。“茶人”指采茶者,如《茶經》說:“茶人負以(茶具)采茶也。”   

  “茶籯”是箱籠一類器具。唐陸龜蒙寫有一首《茶籯詩》“金刀劈翠筠,織似波紋斜。”可知“茶籯”是一種竹制、編織有斜紋的茶具,“茶舍”多指茶人居住的小茅屋,唐皮日休《茶舍詩》日“陽崖忱自屋,幾日嬉嬉活,棚上汲紅泉,焙前煎柴蕨,乃翁研茶後,中婦拍茶歇,相向掩柴扉,清香滿山月。”詩詞描寫出茶舍人家焙茶、研(碾)茶、煎茶、拍茶辛勞的制茶過程。   

  古人煮茶要用火爐(即炭爐),唐以來煮茶的爐通稱“茶竈”,《唐書·陸龜蒙傳》說他居住松江甫裏,不喜與流俗交往,雖造門也不肯見,不乘馬,不坐船,整天只是“設蓬席齋。束書茶竈。”往來于江湖,自稱“散人”,宋南渡後譽爲“四大家”之一的楊萬裏《壓波堂賦》有“筆床茶竈,瓦盆藤尊”之句。唐詩人陳陶《題紫竹詩》寫道:“幽香入茶竈,靜翠直棋局。”可見,唐宋文人墨客無論是讀書,還是下棋,都與“茶竈”相傍,又見茶竈與筆床、瓦盆並例,說明至唐代開始,“茶竈”就是日常必備之物了。   

  古時把烘茶葉的器具叫“茶焙”。據《宋史·地理志》提到“建安有北苑茶焙。”是有名的,又依《茶錄》記載說,茶焙是一種竹編,外包裹箬葉(箬竹的葉子),因箬葉有收火的作用,可以避免把茶葉烘黃,茶放在茶焙上,要求溫度小火烘制,就不會損壞茶色和茶香了。   

  除了上述例舉的茶具之外。在各種古籍中還可以見到的茶具有:茶鼎、茶瓯、茶磨、茶碾、茶臼、茶櫃、茶榨、茶槽、茶憲、茶籠、茶筐、茶板、茶挾、茶羅、茶囊、茶瓢、茶匙……等。究竟有多少種茶具呢?據《雲溪友議》說:“陸羽造茶具二十四事。”如果按照唐代文學家《茶具十詠》和《雲溪友議》之言,古代茶具至少有24種。這段史料所言的“茶具”概念與今是有很大不同的。   中世紀後期煮茶茶具的改進   

  古人飲茶之前,先要將茶葉放在火爐上煎煮。在唐代以前的飲茶方法,是先將茶葉碾成細未,加上油膏、米粉等,制成茶團或茶餅,飲時搗碎,放上調料煎煮。煎煮茶葉起于何時,唐代以來諸家就有過爭論。如宋歐陽修《集古錄跋尾》說:“于茶之見前史,蓋自魏晉以來有之。”後人看到魏時的《收勘書圖》中有“煎茶者”。所以認爲煎茶始于魏晉。據《南窗記談》“飲茶始于梁天監(公元502年)中事。”而據王褒《憧約》有“烹茶盡具”之語,說明煎煮茶葉需要一套器具。可見西漢已有烹茶茶具。時至唐代,隨著飲茶文化的蓬勃發展,蒸焙、煎煮等技術更是成熟起來。據《畫謾錄》記載:“貞元(公元785)中,常衮爲建州刺史,始蒸焙而研之,謂研膏茶,其後稍爲餅樣,故謂之一串。”茶餅、茶串必須要用煮茶茶具煎煮後才能飲用。這樣無疑促進茶具的改革,而進入一個新型茶具的時代。  

  從中世紀後期來看,宋、元、明三代,煮茶器具是使用一種銅制的“茶罏”。據《長物志》記載:宋元以來,煮茶器具叫“茶罏”,亦稱“風罏”。陸遊《過憎庵詩》日:“茶罏煙起知高興,棋子聲疏識苦心。”依此說,宋陸遊年間就有“茶罏”一名,元代著名的茶罏有“姜鑄茶罏”,《遵生八箋》說:“元時,杭城有姜娘子和平江的王吉二家鑄法,名擅當時。”這二家鑄法主要精幹罏面的拔蠟,使之光滑美觀,又在茶罏上有細巧如錦的花紋。“制法仿古,式樣可觀,”還說“煉銅亦淨……或作。”實指鍍金。由此可見,元代茶罏非常精制,時至明朝,社會也普通使用“銅茶罏”,而特點是在做工上講究雕刻技藝。其中有一種饕餮銅罏在明代最爲華貴。“饕餮”是古代一種惡獸名,一般在古代鍾鼎彜器上多見到這種琢刻的獸形。是一種講究的琢刻裝飾。由此見到,明代茶罏多重在仿古,雕刻技藝十分突出。   

  我國中世紀後期,除了煮茶用茶罏,還有專門煮水用的“湯瓶”。當時俗稱“茶吹”,或“铫子”,又有“鐐子”之名。最早我國古人多用鼎和镬煮水。《淮南子·說山訓》載:“嘗一脔肉,知一镬之味”高誘注:“有足日鼎,無足日镬”。(明清時期,我國南方一些地區把“镬”叫鍋。)從史料記載來看,到中世紀後期,用鼎、镬煮水的古老方法才逐漸被“湯瓶”取而代之。   

  過去一些作家認爲,我國約在元代出現“泡茶”(即“點茶”)方法,因此元代煮水器具爲之一變(指改制用湯瓶)。但據筆者所收集的史料來看,煮水用瓶在南宋就存在了。這裏順便摘引兩條史料爲據。南宋羅大經《鶴林玉露》有記載說:“茶經以魚目、湧泉、連珠爲煮水之節,然近世(指南宋)淪茶,鮮以鼎镬,用瓶煮水,難以候視,則當以聲辨一沸、二沸、三沸”。依羅大經之意,過去(南宋以前)用上口開放的鼎、镬煮水,便于觀察水沸的程度,而改用瓶煮水,因瓶口小,難以觀察到瓶中水沸的情況,只好靠聽水聲來判斷水沸程度,《鶴林玉露》又說:“陸氏(陸羽)之法,以末(指碾碎的茶末)就茶,故以第二沸爲合量下末。”陸羽是唐朝人,是《茶經》的作者,被認爲是我國唐代茶文化興起的奠基人。這樣一個茶家煮水都使用“镬”,足可說明唐代還未曾使用“湯瓶”。又據宋代文學家蘇轼在《煎茶歌》中談到煮水說“蟹眼已過魚眼生,飕飕欲作松風鳴……銀瓶瀉湯誇第二、未識古人煎水意。”蘇轼的這段詩詞可以作爲宋以來煮水用“湯瓶”的又一很好的例證。   

  明朝,淪茶煮水使用“湯瓶”更是普遍之事,而且湯瓶的樣式品種也多起來。從金屬種類分,有錫瓶、鉛瓶、銅瓶等。當時茶瓶的形狀多是竹筒形。《長物志》的作者文震亨說,這種竹筒狀湯瓶好處在于“既不漏火,又便于點注(泡茶)”。可見湯瓶既煮水又可用于泡茶兩種功用。明代同時也開始用瓷茶瓶,可是因爲“瓷瓶煮水,雖不奪湯氣,然不適用,亦不雅觀。”所以實際上,明代日常生活中是不用瓷茶瓶的。明朝“茶瓶”中還有奇形怪狀的作品。見《頌古聯珠通集》“一口吸盡江南水,龐老不曾明自己,爛碎如泥瞻似天,鞏縣茶瓶三只嘴。”明朝竟有三只嘴的茶瓶,稀奇到了脫離生活實際的地步。無疑,這種怪異茶瓶只能作爲收藏裝飾物,僅此而已。   

  唐宋以來飲茶茶具有新的改進發展  

  古代飲茶茶具主要指盛茶、泡茶、喝茶所用器具。這一概念與今所說的茶具基本相同。唐宋以來的飲茶茶具在用料上主要是陶瓷,金屬類飲茶茶具在唐宋以來是少見的。因爲金屬茶具泡茶遠不如陶瓷品,所以是不能登上所謂茶道雅桌的,唐以來主要變化較大的飲茶茶具有:茶壺、茶盞(杯)和茶碗。而這幾種茶具與飲茶文化的興起有直接關系。   

  (一)茶壺  

  茶壺在唐代以前就有了。唐代人把茶壺稱“注子”,其意是指從壺嘴裏往外傾水,據《資暇錄》載:“元和初(公元806年,唐憲宗時)酌酒猶用樽杓……注子,其形若罂,而蓋、嘴、柄皆具。”罂是一種小口大肚的瓶子,唐代的茶壺類似瓶狀,腹部大便于裝更多的水,口小利于泡茶注水。約到唐代末期,世人不喜歡“注子”這個名稱,甚至將茶壺柄去掉,整個樣子形如“茗瓶”,因沒有提柄,所以又把“茶壺”叫“偏提”。後人把泡茶叫“點注”。就是根據唐代茶壺有“注子”一名而來。   明代茶道藝術越來越精,對泡茶、觀茶色、酌盞、燙壺更有講究,要達到這樣高的要求,茶具也必然要改革創新。比如明朝茶壺開始看重砂壺,就是一種新的茶藝追求。因爲砂壺泡茶不吸茶香,茶色不損,所以砂壺被視爲佳品。據《長物志》載:“茶壺以砂者爲上,蓋既不奪香,又無熱湯氣。”說到宜興砂壺幾乎無人不知。而宜興砂壺正是明朝始有名聲。據史料記載說,明朝宜興有一位名叫供春的陶工是使宜興砂壺享譽的第一人。

  《陽羨名陶錄》記載說:“供春,吳頤山家僮也。”吳頤山是一位讀書人,在金沙寺中讀書,供春在家事之余,偷偷模仿寺中老僧用陶土搏坯,制做砂壺。結果做出的砂壺盛茶香氣很濃,熱度保持更久,傳聞出去,世人紛紛效仿,社會出現爭購“供春砂壺”的現象。供春真姓“龔”。所以也寫成,‘龔春”砂壺。此後又有一個名叫時大彬的宜興陶工,用陶土,或用染顔色的硇砂土制作砂壺。開始,時大彬模仿“供春”砂壺,壺形比“供春”砂壺更大,一次時大彬到江蘇太倉做生意,偶在茶館中聽到“諸公品茶施茶之論。”頓生感悟,回到宜興後始作小壺。其壺“不務妍媚,而樸雅堅粟,妙不可思……前後諸名家,並不能及。”《畫航錄》說:“大彬之壺,以柄上拇痕爲識。”是說世人以壺柄上識有時大彬拇指印者爲貴。從此宜興砂壺名聲遠布,流傳至今,還是人見人愛的精制茶具。

  (二)茶盞、茶碗   

  古代飲茶茶具主要有“茶椀”(碗)、“茶盞”等陶瓷制品。茶盞在唐以前已有,《博雅》說:“盞杯子。”宋時開始有“茶杯”之名。見《陸遊詩》雲:“藤杖有時緣石瞪,風爐隨處置茶杯。”現代人多稱茶杯或茶盞。茶盞是古代一種飲茶用的小杯子,是“茶道”文化中必不可少的器具之一。大家知道,我國茶文化興起于漢唐、盛于宋代。茶盞也隨同茶文化的盛起而有較大的變化。   

  宋代茶盞非常講究陶瓷的成色,尤其追求“盞”的質地、紋路細膩和厚薄均勻。據宋蔡襄《茶錄》載:“茶白色、宜黑盞,建安所造者纣黑,紋路兔毫,其杯微厚,熁火,久熱難冷,最爲要用,出他處者,或薄或色紫,皆不及也。其青白盞,鬥試家自不用。”依這段史料,可以看出,如盛白葉茶,就選用黑色茶盞,說明當時已經注意到茶具的搭配關系。搭配的目的就是爲了有更好的茶色與茶香。宋代建安(今福建建瓯)制造的一種稍帶紅色的黑茶盞,被時人看作是佳品,其次可以看到,當時評賞茶盞的質量,還有茶盞表面的細紋,如建安的绀黑茶盞已經精制到“紋路兔毫”的地步,足見陶藝水平很高。再者看“熁火”。“熁火”之意見《廣韻》曰“火氣上”,又《集韻》“火通也”,熁音協,含燙意。這裏“熁火”實指茶杯中熱氣的散發程度,明清時期,江蘇的寶應、高郵一帶把“熁火”稱爲“燙手”。宋代建安生産的“绀黑盞”比其它地區産品要厚,所以捧在手中有“久熱難冷”的好處。因此被看作是宋代茶盞一流産品。

  《長物志》中還記錄有明朝皇帝的禦用茶盞。可以說是我國古代茶盞工藝最完美的代表作。《長物志》說:“明宣宗(朱瞻基)喜用“尖足茶盞,料精式雅,質厚難冷,潔白如玉,可試茶色,盞中第一。”三足茶盞世屬罕見。明宣宗的茶盞形狀實在怪異,可見明代陶藝人思維活躍,有所創新。另外,明朝的第十一代皇帝明世宗(朱厚熜)則喜用壇形茶盞,時稱“壇盞”。明世宗的壇盞上特別刻有“金籙大醮壇用”的字樣。“醮壇”是古代道士設壇祈禱的場所。因明世宗後期迷信道教,日事“齋醮餌丹藥”。他在“醮壇”中擺滿茶湯、果酒,經常獨自坐醮壇,手捧壇盞,一面小飲一邊向神祈求長生不老。可是這種迷信並沒有使這位皇帝長壽,年僅59歲就駕崩了。   

  據史料記載,明代貴重的茶盞主要有“白定窯”的産品,白定即指白色定瓷窯,這種窯瓷爲宋代建于定州。在定州,窯瓷茶盞上有素凸花、劃花、印花、牡丹、萱草、飛鳳等花式。又分紅、白兩種。時人辨別白定瓷的真僞,主要從是否白色滋潤,或見釉色如竹絲白紋等判定是否真品。因定州瓷色白,故稱“粉定”,亦稱“白定”。盡管白定窯茶盞色白光滑滋潤,但是在明朝白定窯茶盞始終是作爲“藏爲玩器,不宜日用”。爲什麽這樣一種外表美觀的茶盞不能作爲日用品呢?原因很簡單,古人飲茶時,要“點茶”而飲,點茶前先要用熱水燙盞。使盞變熱,如果盞冷而不熱的話,泡出來的茶色不浮,因此也影響到茶色和茶味。白定茶盞的缺點是“熱則易損”。即見熱易破裂,可謂是好看不好用,所以被明人作爲精品玩物收藏。   

  碗,古稱“椀”或“盌”。先秦時期,又有“榶盂”一名。《苟子》說:“魯人以榶,衛人用柯”(原注:盌謂之榶,盂謂之柯)。《方言》又說:“楚、魏、宋之間,謂之盂。”可見椀、盌、榶、柯都是一種形如凹盆狀的生活用品,所以古人稱“盂”。現代人習慣上已把碗和孟清楚地分開了。   

  在唐宋時期,用于盛茶的碗,叫“茶榶”(碗),茶碗比吃飯用的更小,這種茶具的用途在唐宋詩詞中有許多反映。諸如唐白居易《閑眼詩》雲:“晝日一餐茶兩碗,更無所要到明朝。”詩人一餐喝兩碗茶,可知古時茶碗不會很大,也不會太小,見韓愈《孟郊會合聯句》說:“雲纭寂寂聽,茗盌纖纖捧”。纖纖多形容細。依此說,唐代茶碗確實不大是可以肯定的,而且也非圓形。  

  上述不難看出,茶碗也是唐代一種常用的茶具,茶碗當比茶盞稍大,但又不同于如今的飯碗,當是一種“纖纖狀”如古代酒盞形,從詩詞來看,唐宋文人墨客大碗飲茶,以茗享洗詩腸的那般豪飲,從側面反映出古代文人與飲茶結下不解之緣。   

  四、結束語   

  古代茶具與現代茶具的概念稍有不同。唐宋時期所言的“茶具”似有大概念與小概念之分。如唐、宋、元、明許多詩人筆下的“茶具”主要指與飲茶有關的茶罏、茶壺、茶杯等器具,所以是小概念的。從大概念來看,依唐文學家皮日休《茶具十詠》所指出的有十大件,其中包括制茶、盛茶、烘焙茶具、飲茶有關的器具,甚至包括茶人、茶舍。又按《雲溪友議》提到有“二十四種”茶具,顯然,後兩者是大概念的茶具,這一概念與今有許多不同。   

  唐宋以來,銅和陶瓷茶具逐漸代替古老的金、銀、玉制茶具,原因主要是唐宋時期,整個社會興起一股家用銅瓷,不重金玉的風氣。據《宋稗類鈔》說“唐宋間,不貴金玉而貴銅磁(瓷)”銅茶具相對金玉來說,價格更便宜,煮水性能好。陶瓷茶具盛茶又能保持香氣,所以容易推廣,又受大衆喜愛。這種從金屬茶具到陶瓷茶具的變化,也從側面反映出,唐宋以來,人們文化觀,價值觀,對生活用品實用性的取向有了轉折性的改變,在很大程度上說,這是唐宋文化進步的象征。   

  再之,唐宋以來,陶瓷茶具明顯取代過去的金屬、玉制茶具,這還與唐宋陶瓷工藝生産的發展直接有關。一般來說,我國魏晉南北朝時期瓷器生産開始出現飛躍發展,隋唐以來我國瓷器生産進入一個繁榮階段。如唐代的瓷器制品已達到圓滑輕薄的地步,唐皮日休說道:“邢客與越人,皆能造磁器,圓似月魂墮,輕如雲魄起。”當時的“越人”多指浙江東部地區,越人造的磁器形如圓月,輕如浮雲。因此還有“金陵碗,越瓷器”的美譽。王蜀寫詩說:“金陵含寶碗之光,秘色抱青瓷之響”。宋代的制瓷工藝技術更是獨具風格,名窯輩出,如“定州白窯”。宋世宗時有“柴窯”。據說“柴窯”出的瓷器“顔色如天,其聲如磐,精妙之極”。北宋政和年間,京都自置窯燒造瓷器,名爲“官窯”。北宋南渡後,有邵成章設後苑,名爲“邵局”,並仿北宋遺法,置窯于修內司造青器,名爲“內窯”。內窯瓷器“油色瑩徹,爲世所珍。”宋大觀年間(1107-1110年)景德鎮陶器色變如丹砂(紅色),也是爲了上貢的需要。大觀年間朝廷貢瓷要求“端正合制,瑩無暇庇,色澤如一。”宋朝廷命汝州造“青窯器”,其器用瑪瑙細未爲油,更是色澤潔瑩。當時只有貢禦宮廷多下來一點青窯器方可出賣。“世尤難得”。汝窯被視爲宋代瓷窯之魁,史料說當時的茶盞,茶罂(茶瓶)價格昂貴到了“鬻(賣)諸富室,價與金玉等(同)。”世人爭爲收藏,除上例之外:宋代還有不少民窯,如烏泥窯、余杭窯、續窯等生産的瓷器也非常精美可觀。

< 上一篇 | 下一篇 >

相關茶文:
  • 茶具的進化
  • 中國茶具大全
  • 古代茶具趣名集釋
  • 香港茶具文物館珍品介紹
  • 圖解茶壺茶具各部名稱
  • 一路清香話茶具
  • 古代茶具發展